央视物流网

阿里市值一度超越亚马逊,其背后两个男人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2017-10-12

作者: nmj

  自2014年9月在纽交所上市以来,阿里巴巴市值昨日在盘中首次超过亚马逊。


  美国东部时间10月10日上午11:21(北京时间10月10日晚23:21),阿里巴巴股价上涨1.22%,报184.32美元/股,市值4721亿美元。与此同时,亚马逊股价下跌0.87%,报982.35美元/股,市值4719亿美元。


  多家著名投行持续看好阿里巴巴,并认为其市值很可能迅速将亚马逊抛在身后。


  有分析认为,和亚马逊不一样,阿里是一个复杂和庞大的生态系统。亚马逊关注在新市场拓展电商业务,而阿里巴巴在全球投资电商以外,还包括VR、社交媒体等。如马云所说,亚马逊自己控制所有环节,从买到卖;而阿里相信通过互联网技术,能够让每一家企业都成为亚马逊。


  《浙商》杂志8月上曾推出特别策划《巨头的碰撞》,深度分析了阿里与亚马逊、马云与贝佐斯(亚马逊创始人)之间的相似和不同之处。其中一篇《贝佐斯VS马云》就重点解读了马云与贝佐斯,这两个都出生于1964年的人的生命旅程中交叉甚至重叠的部分。


微信图片_20171012145617.jpg


  贝佐斯VS马云


  文|姚恩育


  在经济浪潮中,大企业与优秀企业家总是特别醒目。他们如星辰烛火,照亮经济发展的轨迹,其奇思妙想、勇气、智慧与毅力,构成整个经济浪潮中的重要部分,冲刷固有“河道”,改变潮水流向。很难说是大企业与企业家的动向改变了经济版图,还是因为经济浪潮总是率先裹挟那些弄潮儿,令他们先行一步、快人一拍。正如时势与英雄之间的相互推动,最终造就了我们如今所看到的一切。


  当今世界互联网经济中,亚马逊创始人兼CEO杰夫·贝佐斯以及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马云已然成为两座高峰,牢牢地楔在世界互联网发展史上,并在可预见的未来,持续影响我们的时代。


  巧合的是,这两个远隔重洋分别创业的企业家,生命的旅程中有着种种交叉甚至重叠的部分。


  1964年1月,贝佐斯在美国新墨西哥州呱呱坠地;8个月后的9月10日,中国杭州,马云出生。


  另一个对于两人而言如诞生之日一般重要的年份是1995年。这一年,贝佐斯用3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在西雅图郊区的一个车库创建了全美第一家网络零售公司——亚马逊,当时他想令这家公司成为“地球上最大的书店”;同一年,任教于杭州电子工业学院(现为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的马云在出访美国时首次接触到互联网,回国后创办网站“中国黄页”,至此开始了他一发不可收拾的创业生涯。


  同一年出生,同一年创业,这两位企业家几乎同时在经济舞台上冉冉升起,恰如“双子星”,遥相呼应,闪烁光芒。


    微信图片_20171012150640.jpg

  1995年,贝佐斯在西雅图的一个车库中,创建了亚马逊


  1


  创业:西雅图情缘


  贝佐斯创业的念头其实在1989年时就已经萌芽。当时,在华尔街工作的他利用业余时间,与他人一起创建了一家利用传真发送业务通讯的公司,但因无法筹得资金而以失败告终。


  机会最终在1994年向他迎面“飞”来。当年,贝佐斯发现互联网每年以2300%的速度增长,这令他十分兴奋。在与其他人进行创业“头脑风暴”时,贝佐斯想出了“万货商店”的点子,这可以说是如今亚马逊最早的雏形。


  这个点子堪称冒险,因为即使在美国,电子商务在当时也属于违法行为,然而贝佐斯未有动摇。在列出20种可以在线上销售的东西之后,他最终选择了书籍为切入口。同年,贝佐斯离开华尔街,开车前往西雅图。在选择落脚城市时,贝佐斯考虑到新公司需要IT人才、物流要方便,同时税收要优惠。为此,他专门列了一张大城市清单,把不满足以上三个要求的城市舍弃,最终选定了西雅图。


  1994年,创立新公司时,贝佐斯起初命名为Cadabra,但朋友认为这个词听起来像“Cadaver(尸体)”,于是他决定以地球上孕育最多种生物的亚马逊河重新命名。1995年6月,亚马逊网站正式上线。


  比较贝佐斯,马云的创业显得更不容易。高考三次才艰难过关的马云并不是和贝佐斯一样的学霸,其外语本科专业也是被调剂的。毕业后,马云当了一名英语老师。


  同样于1994年,三十而立的马云有了创业的念头,创办了杭州第一家专业翻译社——海博翻译社。


  1995年,“杭州英语最棒”的马云受某政府部门委托到美国催讨一笔债务。在西雅图,对计算机一窍不通的马云第一次接触到了互联网,随后很快意识到这是一个创业良机。这一年,马云辞去了大学教师工作,开始了“中国黄页”的创业历程。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西雅图这座城市催生了中美两大互联网巨子的创业热情。那么,为什么是西雅图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比尔·盖茨是西雅图人。因此,微软的总部就在西雅图。另外,当时西雅图的计算机产业已经有了良好的基础,第一批做8086计算机的公司多数在西雅图。


  浓郁的计算机产业氛围,最终吸引了贝佐斯,激发了马云。


  比较起进入计算机产业福地的贝佐斯,马云面对的是一片“荒土”。1995年,计算机之于中国大部分家庭而言还是奢侈品。当年,中国研发的曙光1000大型机刚刚通过鉴定,峰值每秒25亿次。就在大洋彼岸,同年微软推出Windows95,掀起了一场家用电脑革命。


  企业家的伟大之处,在于无中生有的魄力。如果说马云是顶着基础设施的荒芜白手起家,那么贝佐斯则是冒着非法营业的危险,开始了亚马逊的征程。


微信图片_20171012150702.jpg

  1999年,马云在杭州湖畔花园创办了阿里巴巴


  2


  发展:选择远高于企业本身的使命


  1997年5月15日,亚马逊上市。在此之前,贝佐斯面临当时全美最大的连锁书店——巴诺书店的起诉,这令其在IPO前名声大涨。上市之初,贝佐斯就对公司股东表示:“亚马逊立志做一家有长远发展的公司,公司所做的一切决策也将立足于长远的发展而非暂时的利益,我们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建立一家伟大的公司,一家我们的子孙们都能够见证的伟大的公司。”


  这段话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是的,它有一个“中国版本”。1999年3月,堪称那个时代的连续创业者的马云在杭州湖畔花园,汇聚后来被统称为“创业十八罗汉”的其他17人,创办了阿里巴巴。当时马云阐述了三大愿景:阿里巴巴未来要成为服务中国中小企业的一家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在未来要成为市值50亿美元的企业,以及要做一家生存102年的企业。


  事实上,亚马逊和阿里巴巴一样,其使命一直在创始人对其初步定位后不断进行微调。1995年,亚马逊希望成为“地球上最大的书店”;1997年,亚马逊希望成为最大的综合网络零售商;2011年,贝佐斯希望它能成为“最以客户为中心的企业”。


  几乎所有的公司都说要以客户为中心,但无疑亚马逊是公认做得最好的,并以此闻名。在很多场合,在向公众解释这一根本理念时,贝佐斯都将亚马逊和索尼做对比。二战以后,盛田昭夫(Akio Morita)创立了索尼公司。盛田昭夫说,索尼公司的使命是让日本以高质量闻名于世。当时,日本被普遍认为是出产低价劣质产品的国家,盛田昭夫没有说索尼的目标是让索尼以高质量闻名,而是选择了一个远远超过索尼自身的使命。


微信图片_20171012150722.jpg

  2006年,第三届国际Web2.0大会在旧金山召开,马云和贝佐斯合影


  贝佐斯也有类似的想法。他想让所有其他公司将亚马逊作为“以客户为中心”的最高标准。这和“以竞争为中心”的理念是完全不同的。正是因为这种理念,亚马逊开始在可以提高顾客体验的不同方向上创新。也正是因为这种理念,不同于几乎所有其他公司,亚马逊采取了更长期的方式在思考所有的经营问题,因为如果一个公司以短期利益为先,很多时候很难坚持为顾客做正确的事情。


  与之相近的另一个策略是,贝佐斯总把目光放在不变的事物上。在2012年re:Invent大会上,贝佐斯这样说:“我常被问一个问题:‘在接下来的10年里,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但我很少被问到‘在接下来的10年里,什么是不变的?’我认为第二个问题比第一个问题更加重要,因为你需要将你的战略建立在不变的事物上。我们将精力放到这些不变的事物上,知道现在在上面投入的精力,会在10年里和10年后持续不断地让我们获益。当你发现了一个对的事情,甚至10年后依然如一,那么它就值得你将大量的精力倾注于此。”


  与贝佐斯一样,马云也选择了一个远高于企业本身的使命起家,以此激励、鼓舞员工。“想成为102年的企业”这句口号,曾经在不同场合受人质疑。但是,时代证明了它的价值。


  若从这个角度而言,从发展伊始,这两位企业家所关注的道路就不仅仅只是企业本身,还有更广阔的星辰大海。


微信图片_20171012150739.jpg


  3


  相似:非凡的人格魅力与浪漫性格


  如今,马云已成为中国最有魅力的企业家之一,而阿里巴巴同样深深刻着这个创始人的印迹:无论是时常高举高打的张扬风格,还是高度的使命感与社会责任感,甚至天马行空一般的产业布局及管理能力,无一不是从马云身上投射出来的魅力。


  与阿里巴巴一样,亚马逊同样称得上是一个由贝佐斯“驱动”的企业。执掌亚马逊20多年来,贝佐斯很少犯错。据《万事通商店:杰夫·贝佐斯和亚马逊时代》(The Everything Store:Jeff Bezos and the Age of Amazon)的作者布拉德·斯通形容,“在某种程度上,整家公司都在围绕他的大脑——一台意在将他的独创性和动力尽可能广泛传播的放大器——运转。”


  这两位企业家甚至拥有相似的人格魅力:在马云被外界称为“长得像外星人”的同时,贝佐斯则以“笑起来惊天动地”的特征被广为人知。围绕着他的笑声甚至有个逸闻:小时候他带着弟弟妹妹去看迪士尼电影,结果弟弟妹妹回来后表示没听到电影讲什么,因为贝佐斯的笑声淹没了一切。他的笑声常被人形容为外星人般高亢连发的特殊笑声,很像是汽车防盗器响起时的高分贝噪音。


  这两大商业巨头航行时,都依靠其掌舵人非凡的人格魅力与浪漫性格。


  马云有着强烈的武侠情怀。他不仅以“风清扬”自命名,阿里内部随处可见的以金庸小说的地名命名的场所,相互之间以金庸小说中人物的花名称呼,仿佛让你置身一个武侠世界。相对于马云的武侠情怀,贝佐斯更喜欢把目光瞄向更远的太空。他名下有一家著名的公司Blue Origin。这家公司有名然而神秘,主营业务是太空探索,贝佐斯将其使命定义为提高太空旅行的安全性并降低其成本。目前,Blue Origin已经生产了数款飞行器及火箭产品。贝佐斯对于太空的浪漫情怀甚至可以追溯至18岁,当时,高中生的他就以一篇名为《零重力对家蝇老化速率之影响》的论文,赢得了NASA的学生论文奖,并受邀去参观太空飞行控制中心。


  在贝佐斯的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纪念册上,他的照片旁写着科幻小说作家雷·布莱德伯瑞一句既大胆又高深莫测的名言:“宇宙对我们说‘不’,但我们以血肉之躯来回应,大声说‘是的’!”


  也许是受到了贝佐斯的感染,“NASA”如今在中国更多地与马云联系在了一起。今年3月9日,在阿里巴巴首届技术大会上,马云宣布了一项新的计划:“NASA”。“阿里巴巴未来20年的愿景是构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创造1亿就业机会,帮助1000万家企业盈利。就像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那样,驱动人类科技和生活极大进步。”


  比较起以上看似虚无缥缈的东西,更令人在意的是其企业发展史。事实上,细究两个不同的生态圈发展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亚马逊和阿里巴巴在创新与业务拓展上,总是呈献惊人的相似之处。无论在最初的电子商务领域,还是在最新的人工智能领域,贝佐斯与马云总是先后诞生类似的主意,走上相似的道路。如今,两家公司都同时涉足5个以上行业,并在印度等新兴互联网发展地区展开正面“战役”。关于这部分内容,本期策划中将以行业为划分,进行更详细的解读。


微信图片_20171012150801.jpg


  4


  未来:不同领域持续竞争与合作


  如果说细究其中的不同,那么今年年初,马云在达沃斯论坛特别对话环节所说的一番话或许可作参考。“世界不是只有一种商业模式。我们需要各种各样的模式,为某种模式而努力的人必须相信这种模式,我相信我所做的。阿里巴巴和亚马逊有所不同,亚马逊自己控制所有环节,从买到卖;我们的哲学则是希望打造生态系统,赋能其他人,协助他们去销售、去服务,确保他们能够比我们更有力量,确保我们的伙伴、10万个品牌和中小企业能够因为我们的科技和创新,而拥有与微软、IBM竞争的力量。我们相信通过互联网技术,我们能够让每一家企业都成为亚马逊。”


  相比马云掌控下的阿里巴巴,亚马逊的系统闭环特性更强。近年来,关于贝佐斯“独裁”的声音也充斥于各种社交媒介之中。然而,在亚马逊的闭环生态系统中,内生出如闻名世界的物流服务系统、AWS等创新业务,亦是不争的事实。


  无论如何,同时启程于西雅图的两位企业家,未来想必还将在不同的领域持续竞争、合作。幸运的是,企业家之间很少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怅惘,更多的应该如此前宝马百岁诞辰时奔驰的祝福一般:“感谢一百年的竞争,没有你的那三十年,其实很无聊。”


       来源:浙商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