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物流网

物流苦旅的“第一次”---关于“5S”

2017-09-11

作者: nmj

  老漂导读:昨天公众号发了邹小虎的一篇他的“物流初恋”文章,而今天007老郭的这篇文章也是回顾他的“物流苦旅”生涯的第一次。也许是我们这代物流人老了,但草根汇和物流行业需要这样的回顾,需要这样的总结,给年轻人和新入者以引导和启发,给同行物流人以参考。我们的物流一直在粗放式野蛮生长,我们的物流需要更多的5S和精益化生产。


  利润


  一半是从死磕而来


  还有一半


  在内心里


  1997年7月,在粤北743矿子弟学校任教历史的我,没有爱情,没有羁绊,没有犹豫的告别了月薪不足700的人类灵魂师之少年梦想。


  也许因为齐秦横空出世的一曲《外面的世界》让人心襟摇;也许因为每个月发薪后,都被教导主任叫去打麻将之故;也许因为学生们抽的都是红塔山,我却只能抽大前门的缘故吧。


  总之,看破红尘,梦想被脚踩,出走是唯一的希望。


  另外也因为召唤,召唤的偏偏是荷尔蒙超级旺盛前女友。一个日资企业做人事的文员。于是毫无工作经验的我,顺利的以管培生身份入职。


  从那一刻开始天子骄子所有的梦想都已经远离。


  管培生一共20人,我与另外一男二女被分配到资材课开始接受管培。培训讲师,也是我“第一次”职业生涯的老板------梅川内库先生。


  梅先生给我们讲的第一节课是“5S管理”。20年后的今天,我才知道这个“第一次”其实对我后来的职业生涯影响极大。让我真正明白,物流这个苦旅行当,除了钱之外,确实需要点“精神”来支撑。也就是所谓需要“走心”。因为链条太长,细节太多。


  20年物流苦旅生涯中007始终坚持对待“5S”的观念与重视,可以决定一个物流部门或一个物流企业是否长青的底层逻辑。毕竟表面短暂的“形式”或者成本,与深远的追求其实是阴阳之隔。


  凡是连一个“5S”管理都坚持不下去的老板,或者不重视“5S”管理的老板,基本就可定义为“土”老板。因为他等同不重视员工的长远利益。员工追随你除了技能的提升,或者金钱的收获外,拥有一颗追求完美的心是至关重要的重要。


  还好,007后来的职业生涯里,每面对一个新的团队,做第一节培训课,007都会把“5S”作为课题。因为我觉得带好一个团队,得让这个团队先拥有一颗追求完美的心。


  而每次我都会以这片文章作为引子【特别申明这篇文章007修整过】:


  地理距离上,我们离日本很近,但在内心,却无限遥远。


  因为从文化上看,你到日本,到处能看到汉字,它的标识系统,你能看懂个8成,上洗手间、找楼层,你基本没有太大问题。


  再看日本人,和中国人差不多,所以很多欧美外国人都把日本人和中国人混淆,常问的一个问题:Are youJapanese?


  为什么中日民众的心理具体比美国还要遥远?因为他们在心理上已经脱亚入欧。而我们在和日本人交往时,因为两国的特殊的历史和恩怨,交往比和美国人交往还要有障碍。


  你看日本著名私立大学庆应大学的创始人福泽谕吉的《脱亚论》,他同时也是日本明治维新的思想家,他的头像就印在日本的钞票上。在他眼里,我们中国人,也就是他们所称的支那人,已经是落后的民族。


  看看福泽谕吉《脱亚论》所写:


  “我日本国土地处亚洲之东陲……然不幸之有邻国,一曰支那,一曰朝鲜……此两国者,不知改进之道,其恋古风旧俗,千百年无异。在此文明日进之活舞台上,论教育则云儒教主义,论教旨则曰仁义礼智,由一至于十,仅以虚饰为其事。其于实际,则不唯无视真理原则,且极不廉耻,傲然而不自省。以吾辈视此二国,在今文明东渐之风潮中,此非维护独立之道。若不思改革,于今不出数年,必亡其国,其国土必为世界文明诸国分割无疑。”


  1894年甲午一战,开始印证福泽谕吉关于中国的预言。


  真是一声叹息!


  1998年第一次去美国,心理上很震撼,也很难受,一个5000年历史的民族,怎么和一个建国200多年的国家相差那么远,我们5000年不白活了?我们唐朝的GDP在哪里?我们宋朝的GDP在哪里?我们明朝的GDP在哪里?怎么都不见了?其实全部毁灭在我们自己人手里。


  为什么我们勤劳不致富?为什么我们学习不进步?我一直在反省:我们的苦难,主要是内源性的,外患是次要的。


  去日本最大的感受就是两个字:干净!比美国还要干净!


  日本不仅仅是大城市的主干道干净,连小街小巷都特别干净。日本一家学术出版社的老板晚餐后带我们去他的出版社,在东京大学大门的正对面。要穿过一条小巷,当时还是晚上9点半,里面也是特别精致和干净,更让人吃惊的是小巷里的安静,更准确应该叫寂静。里面的路很窄,也有自行车,但绝对没有乱停放。


  日本的干净绝对是全面的干净,全国的干净,不像我们仅仅是中心区、面子区的干净。我在深圳住了5年,发觉深圳的“关内”与“关外”其实就是两个世界。


  在日本,你看不到有人砍树,他们国内的树是绝对不能砍的。我在日本就没有看见裸露的土地,全部要么是柏油路,要么是草地。


  你在大城市最大的感受就是,空气中没有灰尘,连他们的墙面和玻璃都是特别干净,汽车也很多,但是没有尾气,更见不到冒黑烟的车。


  我带队参观了东京的一所初中,他们的学校也特别干净,我们一进去需要换鞋,每个人有一个鞋柜,上面居然预先写好了每个参观团团员的名字。


  出来后,我就在想:为什么干净这么简单的事我们都做不好?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


  我们的幼儿园不干净,小学肯定干净不了,小学不干净,中学干净不了,中学不干净,大学干净不了。我记得我考上中大时,当年的升学率很低,我们这些人也算是所谓“青年精英”,但当时男生宿舍之脏、之臭,实在是让人至今难忘,我就明白:我们这些人走上社会,社会也干净不了。


  我见到北京一群高三毕业的学生游学访问团,他们到日本7天了,我问他们有什么感受,他们回答:就是比较干净,其他好像没有什么!


  难道日本仅仅就是比较干净吗?这干净背后难道真就那么容易吗?为什么我们做不到?因为我们没有公德心,所以我们乱扔垃圾。为什么我们乱扔垃圾?因为我们的眼睛里能容忍脏,为什么我们的眼睛能容忍脏,因为我们的灵魂能容忍脏。


  一个人能容忍办公桌上的灰尘,他就能容忍工作的不完美。


  干净和贫富没有必然关系,和追求完美有关。一个人可以穿一件打补丁的衣服,但可以干干净净。


  我和你举个我们乡下老家的例子。我小时候,应该是30年前,中国应该是很贫穷吧,我们村就有几家人比较干净。为什么这几家人干净?因为他们的女主人爱干净。结果,我们村,也就这几家人有出息,孩子都考上大学,都成了才。


  女主人为什么爱干净?因为她们眼睛里无法忍受脏,她们也无法忍受不完美的事务,他们总想把事情做完美一些,他们就把这个习惯传给了她们的孩子,她们的孩子也就比同龄人、比同村的孩子更追求完美、追求完善,所以他们有出息。


  干净代表一个习惯,一种追求。广岛亚运会,开幕式结束时,全世界的人发现,几十万人日本人退场后,在体育场里,居然没有发现一张丢掉的废纸!是不是可怕的日本人?


  同样,007也觉得“5S”不是一种外表形式,而是一颗追求完美的心;也不是仅仅一种习惯的体现,而是一种“精神力量”。


  我给老漂写过一篇关于“心治”的文章,其实也就是对我们物流行业被定位为“散乱差”的根源分析。


  柏杨在《丑陋的中国人》中描叙我们国人的“酱缸文化”,是对我们教育体制的批判。但物流行业的“散乱差”形象却的的确确是我们草根物流的管理者们的思维或者观念出现了偏差。


  或许又要回到“土老板”与“职业人”的相处争论中,抑或回到“谁给了我们十年运价不涨”的困惑中。


  007始终认为:任何行业都有低价危机,都有环境恶劣之说。不仅仅是物流。目前电商,020不也一样,活下去并坚挺所谓老漂嘴里“打铁需要自身硬”,这个“硬”,除了运气和猪上树的时机外,往往就是一个团队是否有追求完美的心。


  京东也好,阿里也好,腾讯也罢,华为也罢。我们认识他们中的不少高管或者个别创始人。其实无论创始人或者高管,或者他们一路走来的困难与荣光,明显感觉到他们有这两种气场特别强大:狼性和追求完美。


  我们物流草根们,狼性太多,但追求完美方面,007想起来就心酸。把“5S”不断当成形式,当成成本,当成面子,当成虚无的东西。利润,利润,他妈的还是利润---这句话总要007写在年度计划的开首语。殊不知,追求完美和利润其实是有内在逻辑的。


       来源:草根汇物流